Sweet Love

Sweet Love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折翼


有些事情明知道我满心的期待着,可是你依然拿了桶冷水重头到尾得想把我给冷醒。身体顿时冰冷得刺骨,手脚不停地发着抖,而你就只是拿了一件毛衣,想说给我温暖。我不能做什么,我只能看着那悠远的天空离我越来越远,而我只能被一件称作‘担心’的毛衣包裹着。

或许是我期望过高了,还是真的那么难以接受。

我忘了说,其实我的答案是可以接受的。或许你忘了,我曾经说过,我不能接受的是对方的欺骗和隐瞒,就这样简单的一个条件。记得当初我跟你说着我的计划时,我想我的表情是开心的,是耀眼的,是期待的,我坦坦荡荡的对你说,没有任何的欺骗和隐瞒,可是当同样的事情换了一个时间,换了不一样的身份,得出来的结论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

既然双方都不能妥协的情况下,我唯有折下我身后的羽翼,收起那不该有的奢望,也不再为自己争取想飞的权利。反正我的感觉,只要学一学你这样,带上一副假的面具就好了。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也是你希望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