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Love

Sweet Love
Monday, October 19, 2009

《滅,賤》


兩門紅色跑車轉了幾個彎。
他踏進路中央,車燈清楚地照射出他的側身,
駕駛跑車的男人猛踩剎車踏板,
車子停在離他不到四尺處。
他坐在車子的引擎蓋上,
點燃了一支香煙,
吸到口里既吐出,
到口不到肺,不像是會吸煙的人。
男人猛按車喇叭,
他還是若無其事的坐在引擎蓋上抽煙。
男人氣沖沖的走出車外,趨近去看看這奇怪小子什么來路。
大聲罵道:“臭小子,走開,別阻著老子去找野味吃。”
他不急不緩,并沒正面看男人,說道:“你的生活也真該檢點吧。”
男人怒道:“我的生活要你管得著麼?”
他問道:“記得昨晚那位女人嗎?”
男人思索片刻,領略什么地道:“唷,應該是野味的男人找上門來了。”
他說道:“她是我的女友。”
男人大笑起來:“哈哈哈哈,自己的女友都管不住,還想來管老子?”
“像她這樣山雞想轉眼間變鳳凰的女人,老子一整年都不知上過了幾個,
要數還真一時數不盡。愛慕虛榮的女人多得是,老子只使了一點兒錢就搞了她們,
還算cheap。不過,對你這小子來說,是貴檔玩意兒,玩不起的了。”


他聽得男人對她的這般看輕及侮辱,
像是用千斤鐵錘子猛砸在自己的心,沉痛異常。
但這卻也是他不能承受的事實,
更像是用千斤鐵錘子,鐵錘子加上了密密麻麻的釘子般,
猛砸在自己的心,沉重、刺痛異常。
他對男人諷刺他自己的話語一點都不在意,
反而侮辱她的言語卻是他的致命傷。
怒火漸漸燃起了他的蠻勁。
他稍微按奈著怒火,說道:“這個女人可不一樣的。”
男人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有什么不一樣?”
他若有所思,從煙蒂長長吸了一口煙,
一陣濃煙噴向男人的臉。
冷冷說道:“她的男友,也就是我,很瘋狂,瘋狂到有時自己都感到害怕,而且手指....”


男人聽他這么說,一陣訝異,
扇動著手掌撥開臉上的煙霧,想看看他手指到底有何蹊蹺。
煙霧漸漸散開,男人能見的清晰度才剛恢復。
他右手兩根手指直插入男人的眼睛里,
食指與中指貫穿眼睛直搗入腦袋,
然后雙指拔出。
男人的兩顆眼球被捅破,右眼球跟著食指的拔出而跌出,
鮮血從破眼球處猛川流出。
男人用雙手按著眼睛,
痛得大聲嚎叫,在地上翻滾。

他坐進了跑車,關上車門,
猛踏門油,輪胎打滾咆哮,
車子快速直沖而去。

男人痛得在地上翻來覆去,
鮮血沾紅所翻之處。
片刻,
躺在地上,完全靜止....了無聲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