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Love

Sweet Love
Tuesday, September 29, 2009

《夢與懵》


他伸手進入胸前七、八寸已被割開的心臟里,
左手伸進割開的傷口里,右手握著一把鋒利的長刀,
慢慢地伸進,
抓到了血淋淋的心臟,
慢慢拉出來,
雖痛得無法忍受放聲嚎叫,
但還繼續往外拉,
心臟被拉出,
血從握住心臟的指縫間滑滴下來,
右手的刀鋒挑出心房右上角的一條類似紫黑色的血管,
刀刃架在紫黑色血管下,挑離心臟有整十公分,
握著刀柄的右手振抖得萬分厲害,
恐怖的激痛....


驚醒了,
他不知道已是第幾次夢見同一個夢了,
每次醒來眼角帶淚,心口感到疼痛。
再天天持續下去的話可會導致精神崩潰。


他不解為何夢里的他如此猶疑不決,
現實的他也如此猶疑不決,
在萬般的絕望中固执地找尋一絲絲的憧憬,
是因為太多的不舍,
還是沒有揮刀断情根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