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Love

Sweet Love
Monday, February 09, 2009

元宵节

“怎么你今天那么得空啊?” 妈一边对着电视,一边问到。
“我一向来都那么得空的啦。”一边忙着做东西,一边答着。
“是吗?”妈一脸怀疑的眼神望着我。
“我很乖的好不…等等,今天是初十五?”忽然想起的我,问道。
“是啊,所以就奇怪这么你那么得空在家啊。”
“噢…”继续忙着手里的东西。

今年没去丢柑,
连元宵节都忘了。
打了封信息给堂姐,
原来她也没去。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记得前一年,
跟了同事到八号桥丢柑。
讲到最大声的我,
竟然连柑都没带,
两手空空的站在桥边,
看着他人丢柑,许愿,捞柑。
还好遇到了朋友,
他还‘赏’了我几粒柑,
让我如愿以偿的丢柑。

我还记得当时我在柑上写了什么,
还把它拍起来留念呢^^
“你这样,哪有人还会打给你啊。”他说,
哎哟,
反正我都不希罕人家会打来的啊。(心里当时是这样想的)

今年没有,
那只好期待来年了,
不知到时,是谁会跟我一起丢柑呢?

给在看这篇文章的家伙,
祝你元宵节快乐。


Thursday, February 05, 2009

无题

‘叶子的离开,是因为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

一段感情的结束,是人为还是天意?
对我来说,
我宁可相信那是天意。
天意,让我遇到重情重义的他,
天意,我只是一个怕受伤的平凡女孩,
天意,注定他的重情重义只能让我受尽伤害。
天意,让一次次的争吵划伤了对方,
天意,让彼此的心都上了一层层厚重的锁。

‘香烟爱上火柴,注定受伤害。’

幸福,
就像昙花一现。
这是我对幸福的定义。
幸福与担忧,
两样极端的心情,
同时装在同一个身躯里,
活不了,
心最终慢慢的凋零,死去。

‘我很想很想…’

很想很想投入水的怀里,
让眼泪融入水中成为一体,
它将不会再为你而流。
因为它始终不会让你为它而停留。

‘我们只能到这…’

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
吵架, 哭泣,沟通 ,已不再需要。
真正的结束,
其实只需要衷心的说一句,
“祝你幸福和快乐”
这就够了。